规划凤凰社:“多规合一”到底是个什么“鬼”?

目前形势下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多规合一,如何推进多规合一?
从2014年开始,圈子里都开始提出并重视“多规合一”,从两规合一到三规合一,再到多规合一,规划的兼容性要求越来越高,在目前形势下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多规合一,如何推进多规合一?

凤凰社特邀评论:
梁程(城市规划博士/注册规划师)
从2014年开始,圈子里都开始提出并重视“多规合一”,特别在城乡规划圈子里感觉呼声最大,积极性最强,而从国家层面看,开展区域空间规划改革试点,推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环境保护规划的“多规合一”工作,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
“多规合一”中的“多规”是指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环境保护规划,即经规、城规、土规、环规四大规划体系,并且都是在发改、城建、国土、环保等不同主管部门行政管理下,在各自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的规划。
业界对四大规划体系的研究已经有庞大成果,有一种提法用“定目标”、“定坐标”、“定指标”、“定底线”来概况经规、城规、土规、环规四大规划体系的核心内容,先不说是否准确,但无论是针对对象的差异性还是针对内容的差异性,都需要国土空间作为落实载体和支撑实体,都会对空间资源的开发管理起到不同作用。
目前,“多规合一”要有序进行,必须从法制、技术、方法、机制等多个方面进行衔接。这些层面在当下或未来都是可以进行调整和完善的,但作为不同行政主管部门下的行业工作,唯有行政机构改革和职能整合才是突破这一切的关键,这是“多规合一”工作顺利开展的制度保障和运营支撑,但这项工作已经超越了规划本身,条块分割现状下,从各级行政机构改革开始吧!

李昊(资深规划师/专栏作家)
谈谈从规划师角度如何应对多规合一。
“多规合一”是对传统规划模式的反思,从本质上来说,多规合一,的作用主要可以概括为修正、纠偏。规划师一定要思考原有规划“断头”,的根本原因,才能知道现有规划如何实现协同。
规划师还需要对市场前景进行理性展望。多规合一”是一种新兴业务,需要规划师们深入思考,进而对行业趋势有进一步把握。规划师还需要在“多规合一”的热议声中进行“冷思考”。从诸多案例来看,各地规划编制与实施都有鲜明的地方特点,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规划本身不是一个技术工种,而是一种社会治理途径,因而一定要把“多规合一”放在整个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进程中来看,其构成要素有前端后端,有不同层次的内涵和外延。在这种背景下,尤其需要联系我国存量规划发展趋势的核心,做到规划的精细化管理。
总之,规划师需要跳出既有知识结构的小圈子,以更开阔的视野去看问题,从而把握业务发展方向,并动态地培育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小海(注册规划师、规划硕士、城市规划凤凰社共同发起人)
其实这俩题目在我看来是有延续性的,其实提出一个问题反问我们规划人:城市规划真的可以成为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吗?
答案肯定是“NO”。
如果一个规划师对城市规划的认识还停留在“墙上挂挂”的阶段,我想他多会觉得“多规合一”是必然。我只做过“两规合一”以及伪“三规合一”,那些“五规合一”真的难以想象。
你把一个带有强烈大跃进的、计划经济特色的“五年规划”融合进讲求因果推理的“城市规划”将是灾难性的,这倒是为那些贪大求全缺乏依据的“无限扩张式规划”找到了理由——因为,五年规划要把GDP、人口、产业发展、文体目标做到这样的嘛!
而将自下而上的“诉求式城市规划”和自上而下的“约束式土地规划”进行融合又将是困难重重,分类标准、指标体系、系统平台存在太多差异,另外现在城市规划设计已经实现了市场化但土地很多信息是涉密的(其实不是涉密,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信息都不对称如何“合一”?
写到这里,我要“歪楼”了,先把观点撂出来:
城市规划和土地规划不管多难,都要合一;涉及到规划管理的专项规划(比如,给排水专项、电力专项、交通专项、设施专项等等)可以整合进来,那些计划特色明显(比如,五年规划的某些指标、产业规划、商业规划等)的规划还是算了吧,臣妾实在做不到啊!
写到这里再回看问题,似乎就容易回答了。如何推进,搞呗;反正没有技术搞不定的事情(ps:不考虑经济成本,反正没有测算社会运行效益和效率的规划),我为Boss亮代言;但是,项目做完我不署名,谁让委托的部门都给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规划命题呢。

西贝(建筑师/跨界精英/规划博客管理)
多规合一执行起来就目前的政府职能层级和各专项规划的牵扯面来说比较大,历史遗留问题比较多,最后的实施性得看当地政府的执行能力上,最重要的是用地规划,不能头20年是工业的污染用地后来变成教育用地或者居住用地,其实工业用地废掉之后应该先把它转化为休闲绿地或防护绿地,若干年之后再在城市备用地中腾挪,等人口峰值过去以后,可以考虑一些居住用地合理合法的转化为绿地,政府应该用更好的养老福利来把土地房产等固定资产回收整合。

悦儿(资深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作为一名在基层“接触”了一下“多规合一”的设计人,对“多规合一”的认识不算多,也不算深。以北方某省份的县域层面的该类型规划实践为例,其意义与实效有待“探讨”——一般要求在较短的期限之内完“顺利完成”,其价值与指导意义,言不而明。
个人认为,“多规合一”仍需要结合各地实际情况,探讨行之有效的做法。规划要做,但比规划本身更重要的组织机制、协调机制、管控机制以及政策配套要先行,否则,“多规合一”将在“多规合一不是简单的把几个规划合成一个规划”的要求声中,不可避免的走向相反的道路。

洋洋(资深规划师/项目负责人)
三规合一甚至多规合一是我们规划人的理想追求和工作目标。理论上讲,同一个地域空间应该由“一张 蓝图”来描绘,这一张蓝图就包含我们社会发展、城乡建设、空间保护、资源供给等全方位的内容。
然而现实跟理想差距往往较大,现实情况是规划诉求不一、部门各自为政、标准分类各异、年限目标相 违。想要真正的把三个规划合而为一的难度较大,现在也处于探索阶段。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目标性强,空间性弱,主要反映地方发展目标诉求;
城市总体规划多从地方利益出发,是从需求角度编制的规划;
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重点是从土地资源保护角度编制,是总量控制的一个规划。
以个人浅薄的认知认为现阶段三规合一的重点可能并不是把三个规划重新编制为一个新的规划,由一个部门统一审批,“三规合一”不会取代任何一个法定规划。而应该是在规划编制过程中以及实施管理上 ,重点协调三规在空间上的冲突,逐步形成统一衔接、功能互补的规划及标准体系。

凤凰社社友辣评:
京畿-规划-小哏:相当于工作基础之上增加了一张多规合一的总图,问题是怎么和各部门协调。
沪—大风:总感觉多规合一不适用于所有地区,首先是政府部门的融合,再然后是规范协调再然后是各类规划整合然后需要一个政府民众的一个可操作平台。
青-消融:多规合一可行吗?西北地区有些地方执行不下去。试点地区执行难,协调不下去。
长安—小鱼:东南不知道,西北这边各种部门各自为政,各个都是皇帝啊,想他们协调一下,难死!
广东-泰森:多了个图框,底图。
梅山-2013:感觉多规合一太难了,不仅仅是几张图的事情,首先就是上面哪些部门,合一之后谁主导、如何协调,国土局、规划局这些肯定都不想合,合了就涉及到各自利益了,另外土规是二维的、而我们的规划图其实是三维的。如果再把其它规划加进来就更复杂了。都说城市规划是一种公共政策,但是真的是公共政策的,我就很怀疑?从这些方面来说就是公共政策,但是根本就没有做到公共政策应该做到的事情,公共政策核心就是解决公共问题,“公”就是要“公平、公正”,“共”就是“大众”,政策这一点规划还是体现的淋漓尽致的。“公共”二字又怎么体现的呢,规划根本管不到也没这个能力管这个事情,如果说通过政策实施和解决,那么这个政策作为一种手段也很难达到相应的目的,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匿名:在我们这地方,多规合一就是劳民伤财,没什么卵用。因为我们这地方,没有相应的机制,所以最后基本沦为把几个规划综合在一起。虽然口中吵着不是简单地综合在一起。算了,不写了,饭还是要吃的。什么都不做了,吃什么饭啊?规划不就是今天修修,明天修修吗?我一个同事说,有用没用的也得做啊,就凭反复做吃饭呢。